【以案示警】能人的“多面人生”

首页

2018-10-16

  “我本想敬敬孝,让父母过上好日子;现在我更怕父母百年之后自己没法送他们上山。

”说起年迈的父母,审查中的姚军红忍不住痛哭流泪。

  百善孝为先。 2017年,时任杭州市余杭区五常街道人大工委副主任的姚军红花800余万元在中泰街道全款买了一套排屋,为的就是能和父母居住在一起,方便照顾。   然,不廉则不孝。 2018年3月,余杭区纪委监委对孝而忘廉的姚军红展开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8年7月,姚军红因严重违反党纪和政务法规,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移送检察机关。 他,已无法及时行孝。

  “拼命三郎”却爱奢华生活  1984年,姚军红参加公选进入当时的吴山镇政府工作,多岗位历练后,2003年任仓前镇经发办主任,与各种企业老板打交道;2007年,主抓征地拆迁工作,后任余杭组团(杭州未来科技)管委会征迁处处长,负责协调余杭组团5个镇街的征地拆迁工作。

  “使用政策方法灵活”、“认真拼命,啃得下硬骨头”.....姚军红的干事能力在当地干部和群众中颇有口碑。

  2008年阿里巴巴入驻余杭,当年8月启动征迁项目,但是整整半年,项目组只拆了14户。

在这样的情况下,姚军红临危受命,带了12位工作人员,一门心思扑在征地拆迁上,期间连续14天没有回家,累了就在指挥部桌上靠会儿,醒了继续去老百姓家、去企业做动迁工作。 仅仅花了16天,170户拆迁户都顺利签下同意书。   工作上,“5+2”、“白+黑”,堪称“拼命三郎”。 按照常理推断,姚军红的生活状态也会相对朴素。 但,姚军红却有着与常人不同的想法:“工作这么辛苦,生活上不能亏待了自己,更不能亏待了家人”。   姚军红对生活品质的要求很高,出行穿戴也颇为讲究。 家里拥有多辆豪车,奔驰、奥迪、沃尔沃悉数都有。 此外,他还置有多处房产,除早年间买房理财拥有的3套商品房外,还有拆迁分获的3套安置房。 为了方便与父母一起居住,2017年,姚军红还向有利益往来的企业老板借款300万元,全款购买了一套价值800余万元的排屋。 甚至在办案人员找到姚军红谈话时,他手上还带着一块价值约八万多元的手表。   姚军红颇爱打牌,认为这是一种“身价”的体现。

他经常和附近企业老板一起组局打麻将,每周至少一次,且赌资较大,平均一晚下来输赢都在一两万上下。 长期与企业主、公司老板打交道,使得姚军红的世界观也变得现实和功利,对金钱愈发贪婪,对奢靡生活也愈加难以自拔,减弱了抵御腐败侵蚀的能力。

  严以律人,却宽以律己  姚军红家里有兄弟三人,身为大哥的他一向注重对兄弟的教导。

一次,姚军红的二弟因醉酒与他人发生冲突,扬言自己的哥哥在镇政府当大官,自己受欺负,对方也别想好过。 这件事传到姚军红耳朵里,为了给二弟一个教训,不要打着自己的名号为非作歹,在可以私了的情况下还是将其弟送进派出所关了几天,以正其行。

  2014年,姚军红的弟弟买了一台挖掘机,但还没开工就被他叫停。 他想着自己主管征迁工作,弟弟肯定会想让他帮忙介绍工程,为了杜绝这个隐患,姚军红在狠骂了弟弟一顿后,倒贴钱帮忙将挖掘机卖掉。   在家里,姚军红也特别重视“亲”、“清”关系。

姚军红的爱人从事保险行业,为了规避风险,在五常街道任职时,姚军红从来不让妻子到该街道跑业务。

儿子毕业进入银行工作,姚军红也从来不利用职务关系为儿子多谋一分业绩,在家中立下了严格的规矩。   然而,对他人严苛的姚军红,对自己的行为却总是“网开一面”。   2004年,姚军红和企业老板一边麻将一边闲聊时,无意间透露了一块地皮的出让信息。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牌桌上其中一名企业老板正好想拿地。 牌局结束后,该企业老板在停车场塞给姚军红两条烟和一万元现金。   第一次受贿,姚军红内心很惶恐。 打了好几个电话,钱没能还回去,一万元现金在家里放了好几个月,也不敢花出去。 “还是贪心作怪,侥幸心理太重,如果当时我还掉了,就不会有后面这种事情。 ”姚军红在留置期间对办案人员说。   贪如火,不遏则燎原。 随着手中权力大起来,求姚军红帮忙的人也多了起来,经常会直接面对金钱的诱惑。 2万、5万、8万……不断有人送到姚军红的家里,拜托他在征迁项目中帮帮忙。

突破了心理防线的姚军红,逐渐地连最初的一丝惶恐也被抛到九霄云外。

  在面对各种诱惑中,姚军红逐步丧失了一名党员领导干部应该遵守的基本原则和思想底线。 2004年至2018年,姚军红利用工业用地报批、征地拆迁职务便利,共计受贿167万元。

  干部身份,却是商人情怀  其实姚军红的心里,一直有个情节,那就是下海经商。 姚军红就有极其敏锐的商业眼光和嗅觉,早在90年代,姚军红自己办企业,曾做过一笔数百万元的生意。

90年代末,在商品房刚刚出现之际,他就开始了炒房生涯。 姚军红的生意头脑在商人圈里颇有名气,许多商人都鼓励他下海经商。

  姚军红对此虽然颇为心动,但却依然坚守在公务员岗位上。 原因在于母亲则希望家里能出个干部,死活不同意他下海。 虽不情愿,但孝子本心使姚军红接受了母亲的安排。

  身未动,心已远。

明着干不了,只能偷偷摸摸地干了。

  2008年,仓前街道某企业老板在其厂房征迁中得到了姚军红的关照,使得明明只有150万的厂房建筑,最终获得了300万元的征迁补偿。 该老板向姚军红送了5万元现金表示感谢,姚军红想到该企业老板也与街道领导熟悉,担心会传到领导耳朵里,坚决不收。

  对姚军红的顾虑,该企业老板心知肚明。

看着没送出去的钱,又想着与姚军红搞好关系,便主动“邀请”姚军红合作入股已策划好稳赚不赔的广告位项目。

该计划将姚军红本就一颗蠢蠢欲动的从商的心给提了起来。 于是,姚军红出资20万元,以儿子的名字参与该高炮广告业务经营。

从2008年至2015年,姚军红共收受该项目分红82万元。   自觉有商业投资眼光的姚军红,还曾他人一起合作经营过一家咖啡店、一家足浴店。 之后,更以儿子的名义,出资100万元,和另外两名与自己有利益往来的企业老板,合伙投资了五常街道一处写字楼,通过其职务和人脉关系,抵价购物高价转组,从中获利。

  2011年11月至2012年7月,姚军红因工作出色被抽调至浙江省驻京办负责招商工作。

那段时间,姚军红与各路企业老板、商人打交道,恃才放旷,又自觉提拔无望,一度有过弃政从商的念想。 但想到母亲的期望,他又放弃了这个念头。   让姚军红自己也没想到的是,2013年,50岁的他被提拔为五常街道人大工委副主任。 对组织的信任,姚军红心怀感恩,逐渐减少了和企业老板之间的牌局、饭局及交情往来,打算踏踏实实做一名母亲口口叮嘱的“好干部”。   “那时真的想过收手,想为五常老百姓做点实事、好事,来兑现对党的承诺,对得起组织培养。 ”审查中,姚军红悔恨道,“但第一次踏出去了,欲望的闸门一开,想收都收不住手了。

我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家人、对不起组织!”  自己眼中的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一心想着为家人创造更好的物质条件,但却把权力当成了谋私的工具,纵然曾是社会经济发展中的一枚“功臣”,但从接受区纪委监委调查的那一刻起,姚军红多年建立的“人设”彻底坍塌,家庭的自信也跟着垮了。 (杭州市纪委监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