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然:抚顺琥珀被发现利用时间或可追溯到千年以前抚顺七千年网站

首页

2018-10-16

注释:[1]章鸿钊:《石雅》,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2010年1月;[2]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编:《三星堆祭祀坑》页116、117、124,文物出版社,1999年;[3]赵广庆:《抚顺煤炭的早期发现与利用》,载《抚顺地方史概览》2001年10月1版;[4]《辽宁抚顺高尔山古城址调查简报》抚顺市文化局文物工作队,载《考古》1964年;[5](晋)张华《博物志》卷四;[6]赵广庆、《抚顺通史》辽宁民族出版社,1995年12月版,109页;[7]宋延英:《辽代铁州地址考》,载《历史研究》1959年第8期;[8]许晓东:《辽代的琥珀工艺》载《北方文物》2003年第4期;[9]孙建华、张郁:《辽陈国公主附马合葬墓发掘简报》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载《文物》1987年第11期;[10]《抚顺市志市情要览卷》辽宁民族出版社,2005年08月出版。 参考资料、赵广庆:《抚顺通史》;许晓东:《辽代琥珀来源的探讨》;:《金代的抚顺大官屯瓷窑》;《沈阳新乐第二次发掘报告》(沈阳市文物管理办公室、沈阳故宫博物馆《考古学报》1985年第2期);《辽宁省志文物志辽金元墓》辽宁人民出版社,2001年12月。